R·ex / Zeng


音游狗、安全狗、攻城狮、业余设计师、段子手、苦学日语的少年。 MUGer, hacker, developer, amateur UI designer, punster, Japanese learner.

多事之夏

注意:本文发布于 4282 天前,文章中的一些内容可能已经过时。

为什么这种日志不怎么受欢迎呢?我有什么写的不好的地方吗?算了,先不说这个了。这周是一堆大事集中之周,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周三下午的竞赛取消了,由于那个班级特色展示。于是我们第三节课考试,第四节课在下面打了一节课的Ping-Pong。这样我们的竞赛就少上了好多节。虽然跟东校相比本校快了许多,但这东西可是丝毫不能懈怠的啊!总要往前走走的,是吧。

今天下午讲了田忌赛马的DP解法。个人认为一般,不算难,再说中午也听Skq讲过一遍了,所以直接带着语文作业就去了四机房,一节课下来把《滕王阁序》抄了一遍,倒也记住不少。{Lth:田忌你当年是用贪心还是DP赢的齐王啊……}后来Skq又讲起了并查集,听着感觉比较简单,这么高效的算法我早早地就会了,并查集也许是高级算法中最简单的一个了,我想。还有“堆”这个很表被动的数据结构,我觉得现在不用了解这么多,会一个堆排就好了。

最近没大动OI,主要是因为没时间,{Skq:你没时间搞OI却有时间上QQ,这可不好。}好吧,我会慢慢增加训练的。这两周我既没有多做题,也没有去过机房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感觉好像没心情去似的,也许和前一阵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。

偶然上了TYVJ,一看吓了一跳:上面光Ready状态的比赛就有4个;但又仔细一看,4月月赛的公告依旧挂在上面;还有SYOJ,过了很长时间了,上面还是那两道题:一道是A+B Problem{貌似这个题可以用DP来做}。我说啊,SYOJ上的内容还能再精简点么……

接下来,说点OI之外的事情。

这周两节体育课——周三上午和周五下午,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?这雨下的……周三早上操场干不了,下午的体育课居然照常上了;今天快放学了才出太阳,刚出没多久就又下雨了……是不是雷公电母由于羡慕嫉妒恨故意和我们过不去啊。

今天是全班座位大调换的第二天。我被换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{当然,不算特别不熟悉,以前中午我一直坐这附近},离老师更近了,离即将装好的风扇更远了,不知不觉地当上了组长{老师让我这个滑了近10名的学生当组长难道有什么特殊意图?},要弄一大堆表格,作业不能应付了,还要以身作则{都拿来这么多规则}……周围一圈成绩比我高的同学,这让我感到压力山大。有的同学很怀念原来周围的同学,我觉得还好啦,适应新的环境也是挺重要的。

下周一,据说是高三毕业典礼,要穿夏季校服、戴领带。我一直在想现在我戴领带会是什么样子。形象倒无所谓,关键是夏季校服要穿长袖的啊,热死我算了。不过这两天倒是挺凉快的。

数学居然要开必修3了!这消息宣布后,发生了如下的对话:

Rex:必修3先学那一节啊?
小X:当然是算法!
Rex:哦,我还以为直接跳过来讲统计呢。
明磊:这节你会是吧,正好给我讲讲?
Rex:你不是不想听这种东西么……
明磊:既然是要学了就听听吧。

看起来,只要有“考试”这东西,学生是不会拒绝任何古怪的知识的。不过对于应付考试的学生们来说,被迫地用计算机思维去想问题应该是一种煎熬吧{min←∞这句话我至今还在纠结中,为什么取个最小值还要先赋值为∞呢,计算机太笨了不是么?}。

这周作业真多啊,数学4张卷子,语文5张卷子,物理还一张卷子,语文还有摘抄和默写——于是明天还要去学校搞OI,还要设计组员的表格,还要弄研学的资料,还要复习预习;于是有可能没法完成这么多任务,可能会被批一顿;于是刚当上一天的组长可能就要被撤了。当然,我是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。所以——赶紧高效率、多快好省地弄完这堆任务吧!

看现在的状态,感觉恢复的不错,我又有了新学期伊始的冲力和干劲,也做成了许多原来不敢想的事情{当然,学习上的,别想偏了}。但我觉得,这东西不能只维持一小段时间,要一直有这种冲劲是有点难度,但我会尽力的。在自己不断进步的同时,提醒自己:稳住,再稳住,这注定是一个多事之夏。只要不被琐事干扰,就会收获更多。慢慢的OI之路还能走多久,我依旧很迷茫。

好吧,现在已经很晚了,我先睡了,明天继续,迎接新的挑战。

版权声明:除文章开头有特殊声明的情况外,所有文章均可在遵从 CC BY 4.0 协议的情况下转载。
上一篇: 状态低靡
下一篇: 各种浮云

这是我们共同度过的

第 2635 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