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·ex / Zeng


音游狗、安全狗、攻城狮、业余设计师、段子手、苦学日语的少年。 MUGer, hacker, developer, amateur UI designer, punster, Japanese learner.

结束了?

注意:本文发布于 3515 天前,文章中的一些内容可能已经过时。

0

高中之后,为了不让别人为了电脑的事情整天找我,必须得时时刻刻装出一副“电脑方面我谁都不如”的样子,然后默默地报个电脑制作校本课程,陪着一堆不认识的人在四机房做着一些初中就会做的东西。久而久之就烦了,于是自己弄了个VB写解方程器玩。

阴差阳错的是,教校本课的老师貌似觉得我有点特殊,于是联合班主任和家长,把我弄到信息竞赛中去了。我本来打算就此封存QQ空间的,但是后来发现信息竞赛做题写题解需要一个个人空间,于是QQ空间就避免了长草的厄运,虽然我写的题解根本不像题解。

其实本来我还想报一个起点社团呢,结果有人说这个比较浪费时间,于是领回来的表又被收走了。

身为一个插班生,我觉得我赶的进度还是比较快的,在周末的小考中表现还说得过去。我还注册了一个人人账号,认识了许多朋友。在11年夏令营中,虽然有一天爆零,但是也有一天全场第13呢。NOIP之前的几次模拟赛,我的表现也不错,甚至还AK了一次。

但是NOIP2011就不行了,除了极水的题以外基本上都不会,于是很悲催地省二线上20分,而卢神虐爆了全场绝大部分的人。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我没有因为粗心而犯下什么傻叉错误,当然可能因为那个时候什么错误都不算傻叉,毕竟水平还不够。

冬令营自然是去不成了,省选估计也没怎么好好准备,一轮凭借着Andy给的机会多得了40分过了,二轮一试倒是无所谓,要难都难,但是二试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看错数据范围、手抖打错变量、脑卡想不出最简单的思路……果断掉到了线下100分左右。

当时还参加了CTSC和APIO,认识了许多大神,学到了挺多乱搞的知识,在APIO中还混了个铜奖回来。

12年夏令营内容被普遍反映很难,于是也不管了。

高三也没什么了,在别人都为NOIP2013而停课的时候,我在教室里预习高二就该学的东西,虽说Pz给了我一首《NoPlanB》,但是不管怎么样,还是得给自己一条退路的。当然最终成绩在考试之前我就知道了。

“你觉得你这次能考多少分?”

“我也说不准啊,也许是省二第一?”

“别这样了,你都省二第一了我们还有法活?”

但是结果出来了,我确实是省二第一,那个人是省一。究其原因,应该是我第一天第二题手抖多打了一个0导致爆栈,不然那个题满分是没问题的。于是高考党们,不要再抱怨“算错数扣了几十分”了,这里有只手抖了一下一百分进去了的人,他都没抱怨,你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?

省二就省二吧,这个我可以认了。不管怎么样,高三这次NOIP我确实完全努力过了,没什么可后悔的。

随着这次NOIP考完,我这个OIer也退役了。某大神说得好:“退役了,大家都是跪圈的人。”跪圈大神很多,但是已经不像OI那样各种鄙视各种黑了。很庆幸能认识他们。

可是事情还没完。南航有个信息特长生的招生,于是就去打了个酱油,顺便拿了个A回来。还好有这个A,不然高中三年真的就是玩过去了。

1

在育英的最后几次模拟考试中,明明有全校前几十的实力的我居然离实验的录取线还差了好几分,于是那个暑假就没怎么好过。后来也辛苦了家长好久,找人找了好长时间,算是把我弄到实验去了。

高一的时候学习劲头很足,笔记也做的很全,该背的都背过了,跟老师关系相处的也不错。但是随着学习的深入,我发现高中课程也没有想象中的这么好玩(暑假看高中的书,发现有算法这一节,觉得很好玩,但是实际上课的时候一两节课就带过去了),学习动力也越来越不足。高一最后一次考试,拿到成绩条之后发现是全校487名,当时觉得东本两校一千五百来人考成这样还是说得过去的。

但是直到高三我才知道,那个时候给的排名,原来全都是本校的。我的真实排名是950多名,几乎就是崩溃的边缘了。

高二其实没什么可说的,但还是提一下吧。为了准备NOIP,我停了半个多学期的课,本来高一基础就不怎么好,这一停课直接把我弄到了1300多名,本来最擅长的数学才考了60分,满分150分。下学期也没什么,本来没想停课呢,但是第一班主任不管,第二确实喜欢竞赛这东西,于是还是停了。省选挂了之后回来拼尽全力学了一阵,虽说还是什么都不懂吧,但是成绩至少没有下滑太快。

高三一开学就一诊,本来基础就不好,再加上一个暑假没学,于是只考了480分,据说这是某省高考的满分,但是在山东看来这都不叫分。新班主任是教化学的,拉我去分析成绩,居然说我化学反应原理完全没学都能考50来分,表示基础不错。好吧,还是有点自信了。

再然后就是传说中最痛苦的高三,但是我没觉得任何痛苦的成分啊。被好多学弟学妹叫着学长,跟同学关系也不错。至于成绩,一开始还真没提上去许多,一直是520左右,看着高一一开始在自己后面的同学一个个都跑前面去了,各种无奈啊。

真正开始时来运转的时候是高三下学期的最后几次考试,也许是我看开了,也许是题目合我的胃口,我又回到了高一一开始的水平,自然也有了高一一开始的动力。

高考题目各种坑爹,难度甚至难于实验的考试,但是不得不说,高考是我高中考得最好的一次。加上南航的A,我想我是有学校上了。

2

某人对我说,上了高三以来看你过的很欢乐啊,一切都这么顺利。好像也是,高二虽说停课搞竞赛吧,但还是有一部分时间用在玩上了,高三也是,不过已经没有必要纠结这个了——我现在可以随时切换到伪学霸模式。

为什么是伪学霸呢,因为看了真学霸之后发现自己根本不办。先不说某人一个寒假刷完两本生物,只需要看看另一个某人的笔记本就知道了。而我呢,学校以外的作业跟别人相比真心不多,学校的作业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时间而做的比较应付——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多说了。

从中考开始我的运气就一直不怎么样,总是差一点,我也似乎习惯了,一次次机会从我眼前溜走,转眼间就剩下高考最后一次机会了。如果再不好好把握住,那就真没大学上了。

其实上面一段是我最近几个月才有的感想……寒假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:如果没考上一本,那我就先随便找个学校上,然后跟各地的程序猿们一块学知识,慢慢从码农做起然后试着发展。但是随着高考越来越近,不知道为什么想法就变了,也许是环境所致。像我这么淡定的人都能被环境所干扰,看来当初坚持来实验是个正确的选择,如果我在济中的话估计早就没动力了。

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感谢有这么一段经历。我不确定这段经历是否会终生难忘,但它确实对我产生了终生的影响。(至于是“终生”还是“终身”我语文不好,就不清楚了。)

P.S.今天早上从咨询会回来的时候,碰见两个家庭因为孩子高考没考好而有了矛盾,我就想,高考过去了,家长再骂有什么用?还不如好好找个大学呢。现在的教育体制闹的,看来大明湖上也得放几艘船了。

所有记忆都被封存起来了,没有什么事情刺激,我也想不起来更多的事情了,那就写这些吧。


Update 0

刚才被某人提起了一段。一开始学OI的时候我们都单纯的只会学,学到一定程度之后发现好像有好多神牛的样子,于是就开始互相膜拜,例如“卢神”和“solution”、“Z神”和“civilization”都是那个时候创出来的词。然后还有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千古神牛杜宇飞”、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天魁虐场众人跪”之类的名言,直到现在我还能倒背如流。但是逐渐的,10级的OIer都退役了,大家都成了跪圈的人。当初考砸了说的养猪也好,回家种地也好,也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了。估计大学就很少有这么些东西可写了吧。(清北除外,分到一个系的估计都在国赛中认识……)

Update 1

写日志标题的时候发现自己想起了Minecraft,“结束了?”是倒数第二个任务,现在估计最后一个任务“结束了。”也完成了吧。想起我跟T、Fxy、Max四个人联机玩Minecraft,本来很高级的游戏被我们弄成过家家一样,又想起我有个“保送之后在MC中建实验本校”的计划,Ztl要在MC中建实验东校。我们任务没有一个完成的:我没有保送,Ztl的东校不小心wip了。不知道这是伤感还是悲催。

版权声明:除文章开头有特殊声明的情况外,所有文章均可在遵从 CC BY 4.0 协议的情况下转载。
上一篇: 给ZTL大神跪了
下一篇: NOIP2013+校运动会酱油记

这是我们共同度过的

第 2635 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