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·ex / Zeng


音游狗、安全狗、攻城狮、业余设计师、段子手、苦学日语的少年。

【多图预警】日本のシティウォーク(CITY WALK)!

以下语言可用: 简体中文 正體中文 English
说来惭愧,我的第一本护照在十年间完全没有用上,然后就要过期了……只能让第二本护照来解决了。

五年前,我有考虑过出国玩一玩,但后来随着拖延症和疫情就完全没有开始做计划;直到今年十一,看到一个朋友去日本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加上刚好另一个朋友在日本工作,我的热情又燃起来了——于是也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护照和签证

今年初疫情“结束”后,我立即抓紧时间申请了护照换发,新的护照就能用到 2033 年了。全程没有任何障碍,毕竟疫情已经“结束”了。

经过对日本签证的简单调研,我发现自己居然能满足五年签证的要求!于是直接申请了五年签,这样有几个好处:

  • 可以自己决定机酒和行程,无需再依靠旅行社;
  • 停留时间长——单次 90 天、每年总共 180 天;
  • 五年内可以直接买了机票就走,无需再次申请签证;
  • 可以在当地做一些旅游以外的事情。

朋友的脑回路总是很奇怪(?)

于是按要求提交了材料,审核很快,不到一周签证就到手了。人生第一次申请就能申请到五年签证,还是有点出乎意料的。

出发前调研

虽然我之前没出过国,但我对日本稍微有一些了解,所以没有想着特种兵式旅游,单纯在东京 city walk 一下就好。于是我在双十一周末前后各请了一天假,除掉往返的时间,三天应该足够逛了。

对日本的调研

出门在外需要先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:

  • 衣:天气预报说我去的时候刚好降温,从 20+ 摄氏度降到最高 10+ 摄氏度,于是我翻出了两身秋装,按照我在北方的经验应该足够了。
  • 食:这点是我最不担心的,因为我除了辣以外什么都能吃。
  • 住:宾馆直接从国内平台上订就行,而且既然能跟国内合作说明属于游客区,信用卡支付和英文沟通应该都会比较顺利。
  • 行:东京的轨道交通很发达,其中新宿站更是吉尼斯认证的世界最繁忙的地铁站;加上我特别能走路,所以这不会是个问题。

然后是目标地点。虽然是 city walk,但还是要有几个主要的目的地。这次我主要想看看涩谷站的十字路口(世界最繁忙的十字路口、游戏《幽灵线·东京》的开场地点)、明治神宫(涩谷附近地图标志最明显的神宫)、新宿站的巨大 3D 猫(自从我第一次见到就想去了)、天空树(看到 Youtuber Ryu 和 Yuma 发了视频,很感兴趣),剩下的就随缘逛了。

对香港的调研

因为图便宜,我买了从香港出发的廉航。香港机场我不太熟,但经过搜索发现它有 500 多个登机口,甚至机场内还有地铁,加上订机票的单据里说要提前 3h 到机场(国内一般是 2h),于是我就找了个周末提前转了一圈,看交通如何、时间是否准确。

从福田口岸出发,坐两趟巴士,可以直达香港机场,但我从家里出门开始计时,到机场一共用了 2.5h,还是有点慢的。不过欣慰的是当天天气很好,拍了好多好看的风景照;唯一比较坑的一点是我回来时不知天高地厚坐了机场快线,三站路花了 100 HKD,一下子把八达通干没钱了。

元朗又新街,旁边是元朗轻轨站

元朗公园

屯门到机场的连接大桥(1)

屯门到机场的连接大桥(2)

花了 100 HKD 拍的照片

当我找到对应航班的值机点时,我发现有自助机可以用;我在自己折腾机器的时候,有个工作人员来问我:Do you have a passport? 我只好说航班在下周,我只是来提前熟悉机场的。小哥没有多问,微笑了一下就离开了。

不过机场的地铁应该是在安检区之后,所以这次就没有看到,不过只要按照计划提前 3h 来机场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

调研结束,就等出发了!

游记流水账

第 1 天:日本初体验

在香港国际机场一切都很顺利,值机选座的时候还有窗边的座位(可能是双十一大家都抢购去了,没人跟我抢座位),甚至安检区也只是把包过了一下机器,因为我过安检门时门没有响,所以没有被搜身。不得不说机场内建地铁确实比摆渡车方便太多——不需要等人到齐才发车,也没有让我晕车的味道。

因为是第一次在海上飞行,所以我时刻拿出手机准备拍照,拍到了俯视角度下的香港、海上的小岛、不知道多高的云层,以及晨昏线。

俯视角度下的香港

斜着的晨昏线,一边白天、一边黑夜

由于从香港到日本是逆着太阳飞行,而且现在已经是深秋,因此在飞机上天黑得特别快、特别早——不到 20min 窗外直接全黑,但此时我(因为断网还在东八区的)手机上显示还不到下午四点半。这让已经习惯了深圳生物钟的我大受震撼。

下了飞机天已经全黑了,在进航站楼的时候看到了一面墙画满了 Pokemon 并写着欢迎的字样。有意思的是,直到走到入境处之前,我听到的日语都仅限于扶梯和机场广播,人们说的全是粤语,可能因为这一趟飞机上都是香港人吧。

出了航站楼就要面对第一个大挑战:铁路……我对东京铁路系统的理解等后文再说,总之很神奇的是我居然没有换错车,直接很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浅草站。在此期间我在某站的地铁扶梯上看到了一行巨大的、纯日文的提示:エスカレーターでは、歩かず立ち止まろう!凭借我对日语的一点点了解,能知道这是“在自动扶梯上停下来、不要走动”,并且之前我在 X 上也看到过日本有些地方出过这种政策,于是就乖乖站在左边了。但是纯日文的提示难道是用来教育本国人的?

纯日文的提示“在自动扶梯上停下来、不要走动”

宾馆的环境挺不错,在居民区里面,是一整栋楼。宾馆的电源有 USB 口,看来是白带转换器了。

简单收拾了一下,去外面的拉面馆吃了个拉面,然后去浅草寺和天空树下面转了一圈,再 city walk 走回了宾馆,玩了一会儿手机后结束了第一天。

“肉汁”看起来就很诱人

随手拍的一个路灯

浅草寺附近的浅草神社

河对岸的天空树

第 2 天:都市、神宫、朋友

一大早我就出了门,前往之前定好的地点之一、全世界人流量最大的十字路口、《幽灵线·东京》游戏的取景地——Shibuya Scramble Crossing(渋谷スクランブル交差点)。刚出涩谷站,就看到了三栋高楼,可以说是跟游戏很像了,甚至 Hikarie(ヒカリエ)简直跟游戏中我跑过的楼一模一样。

ヒカリエ大楼

在路上还看到几个参政党的(拉票)演讲,一边讲一边跟下面疑似粉丝的人挥手。虽然我听不太懂,但不得不感叹一下他们脱稿演讲也可以这么流畅、有激情。

其中一个政客的演讲

在涩谷十字路口转了半天,成功让自己登上了 ANNnews 的 CCTV 直播。我又顺便在这周围逛了几圈,看了一些大屏幕上的广告、在购物商场里面乱晃、听一听路上广播里放的歌……不知不觉走饿了。

ANNnews 的直播截图,猜猜哪个是我?

当我纠结吃什么的时候,瞟到了对面的 EA 总部(划掉)IKEA,于是就决定先逛宜家,再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好吃的。不过全程逛下来感觉跟深圳的区别不大,而且因为涩谷没有那么大的地盘,所以宜家就没有搞迷宫,而是七层楼每层展示一些东西,这少了一些乐趣。

在吃的方面,东京宜家跟深圳宜家相比,多了几个菜式(大概有沙拉、牛奶慕斯、烧牛肉、迷你南瓜饼之类的),以及低度数的酒。饿的不行的我赶紧大快朵颐、饱餐一顿。达成成就:“吃过三个地方的宜家”(国内、香港、日本)。

东京宜家的食物

吃完饭才发现自己进度过快,看了看地图,上面有一个代代木公园和明治神宫,就决定走去那儿了。

代代木公园是一个大公园,里面的路很宽,乌鸦也超多……在里面看到一个艺人,一边打碟一边跳一边在画板上裁纸雕刻,可以说是很厉害了。这里的环境特别幽静,偶尔听到游客声、风声、乌鸦叫,我可以在这里坐上一天。

表演中的街头艺人

然后是上面的明治神宫。从鸟居通往神宫的路都是由碎石子铺成的,两边茂密的树丛和人行道边缘,一进去就有了一种复古的感觉。不过进入神宫后,里面基本只有说着各国语言的游客了。简单拍了几张照片就出来了。

通往神宫的路

然后按照计划,跟一个本地人(划掉)先前认识的朋友兼技术大佬面到了基,直接被送去横滨(划掉)决定到横滨的海边转转并吃个晚饭。坐 JR 来到了港未来(みなとみらい),边走边聊,拍了一吨好看的风景照,顺便达成成就:“第一次跟面基的网友合影”。

(想多了,合照我是不会放的。)

天还没黑时的风景,有一点点像深圳的欢乐港湾

传说可以让坐过的情侣分手的摩天轮

有点像帆船酒店

船上的公园——日本丸メモリアルパーク

港未来夜景

(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,港未来其实也在《人中之龙 7》里面出现过,但我印象没有那么深。)

本来打算去坐一下摩天轮,但到了之后发现要排 1h 的队,于是就放弃了。不过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,两人在里面大战了几回合(指在游戏厅玩太鼓达人),有点饿了,于是就找了家居酒屋吃饭。烧肉饭、胡椒鸡翅、炸鱼、炸芝士……感觉都挺合我口味的,不知不觉吃了好多。

不太好意思一直等上菜,于是只能先吃,吃到一半的时候拍的

吃完饭,朋友提议去新宿转转,那儿有两个著名的地方——巨大的 3D 猫、歌舞伎町。前者我只在 X 上面刷到过,后者则是贯穿了《银魂》整部作品的地方(也是著名的大型红灯区),我自然很感兴趣。

出了新宿站稍微走了一会儿,就看到了那个大屏幕。不过上面并不是随时都在放猫片,而是会穿插一些其它广告,大概都是 20s 的长度。不得不说,那些广告把 3D 屏幕玩的很透彻。

巨大的 3D 猫

另一个挺有意思的广告

然后就是激动人心的环节(划掉)歌舞伎町。实际上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红灯区,大部分的店还是比较正常的,而且外墙挂的广告牌符合日本一贯的风格,一点都不乱。

繁多但有设计感的广告牌

只不过有一些区域一楼外墙会挂一些大尺度的照片,并写着几个大字:無料案内所,表面意思是提供“免费信息”,实际上 emmm……加上还有一些拉客的人,我们没敢久呆,赶紧走出来了。

出来之后我才发现有个牌子上写的是:歌舞伎町さくら通り,而来的时候牌子上写的是:歌舞伎町一番街,我才明白过来“一番街”不是修饰歌舞伎町的,而是只是里面的一条路。

在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了两个牌子,一个是皮肤科直接写作了“皮フ科”(读作 hifuka)让我笑了半天,一个是去二楼写的是“2Fへ”(读作 two ef e)我第一眼以为是某种 2FA 的奇怪写法。(朋友:搞技术搞傻了。)

又在附近逛了一小会儿,我又回到了宾馆,玩着游戏结束了第二天。

第 3 天:东京塔与日常生活

由于第三天晚上的宾馆订在了东京塔旁边,所以一大早我又坐地铁到了东京塔附近的芝公園站,一出站就看到了旁边的东京塔,于是就绕塔一周(没买票,没打算上去)拍了几张照片,顺便帮旁边不知哪国的游客拍了几张合影,感觉还不错。

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路口的红绿灯。我很早就知道由于以前的日语里没有代表“绿色”的词,所以绿灯其实是国际标准允许范围内最蓝的绿色。但在日本的前两天,我都没有发现这么蓝的绿灯,直到在东京塔附近。

东京塔附近看起来很蓝的绿灯

下午去秋叶原和惠比寿分别简单逛了一圈,顺便逛了一下兔子店、拍了一系列 JR 的列车。

JR山手線的列车;原图下面我截掉了一个背着单反的老哥,可能是个铁路摄影爱好者

兔子店,但可能因为刚到下午所以兔子们大多在睡觉

回到宾馆,打开 Uber Eats 点了一份卤肉饭和一份麦当劳。Uber Eats 提供一个月的会员试用,其实我本来不想开的,但新用户说是有优惠券,不过在我下单时却被提示无法套用此优惠,于是只好试用了一下会员、直接没必要用这个优惠了(还能减更多,随便下一单就立减 350 JPY)。

麦当劳的外卖,因为是会员所以免了配送费

感觉配送的时效跟深圳区别不大,而且 Uber Eats 在编辑地址时提供了联络方式的选项——放在门口、在门外会合等,甚至跟骑手的聊天界面会展示实时翻译,可以说是很贴心、很国际化了。

说到国际化,这里的 \n 就很灵性

在这一天内我坐了很多次地铁,终于几乎搞明白东京的铁路是如何运作的了。东京的铁路主要由几家公司的线路构成:东京地铁、都营地铁、JR、京成电铁等,可能因为一些原因,这些公司并不是完全自己修建线路,而是会有一些共线运营的情况。在国内“换乘”两条线路是非常方便的,因为都是站内换乘;但在东京要想从都营地铁换乘到 JR,甚至在两条都营线路间换乘,也有可能需要出站再入站。

不过我发现票价都不算贵,我这几天坐的线路大多在 200 JPY 附近,不太需要考虑“出站后入站是否会更贵”这种事情;可能是因为日元面值很小,不会出现国内地铁票价为了“凑整数”而导致的多算钱的情况。

在宾馆窗口拍了几张东京塔,又玩着游戏睡觉了。

第 4 天:难得的晴天

前一天晚上拍的东京塔,和早上拍的东京塔,有着不同的风格,都挺好看的。

前一天晚上的东京塔

早上的东京塔,阳光很不错

第四天我要坐飞机回来了,但由于起得早、还有很长一段时间,于是我决定顺路逛逛两个地方——皇居(没进去)和上野。

皇居周一没开放,外围基本都是讲着各国语言的游客。有一群老外挺好玩的,一群人跑去一人占了一个石墩子,然后拍了个合影。但我看皇居附近的告示上面写了“禁止跑步”,感觉像是违反了规定,但附近的警卫并没有管。

一群拍照的老外

简单在周围逛了一圈后,我就继续坐地铁来到了上野站。上野附近的店面似乎还没开始营业,我正纳闷之际,看到了几个外墙上面也挂了“無料案内所”的字样,原来这里也是个夜场啊!

尚未开始营业的上野街边店铺

于是我就去了附近的上野公园逛。阳光照在深秋的荷叶上,颇有一番风味。公园里还有很多鸽子,我看到有两个小孩子在追鸽子,但鸽子似乎并不怕人,跟老家的鸡一样扑棱两下翅膀,刚好让小孩子抓不到。公园外跑步的人遇到了鸽子,马上都要撞上了,鸽子也不飞走,而是跑步的人停下来,从旁边绕了过去。

上野公园的荷叶,阳光很强

逛的差不多了,吃完饭,买了张京成天空快线(Keisei Skyliner)的票,就坐去了机场。天空快线的时速很快,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风景——小镇、田园、从高架桥上俯视、跟行人和自行车平齐……我第一天坐的是京成スカイアクセス(Keisei SkyAccess)列车,是相似的路线,但已经很晚了,所以外面看不到什么风景,只能看了一路地铁显示屏上面放的 Skyliner 的魔性广告。这次算是补足了第一天的遗憾。

天空快线屏幕上正在展示路线图

从天空快线上看到的田园风光

因为天空快线开的太快,我居然提前 2h 到了机场。于是跟小姐姐打了好久的语音电话,然后进去值了机(很幸运又是窗边),上楼买点吃的。此时我终于在日本听到了有日式口音的英语——来自星巴克的店员。随后我就过了安检(依旧没有被搜身),上了飞机。

天气很好,刚起飞没多久我就看到远处有一个小小的凸起。凭借我对日本地形的简单了解,那一定是富士山!我视线紧跟着它,发现飞机调整了两次航线,最终到了它附近,机上广播里说了一句“富士山在右侧”。好多人都跑到了右边来看风景,旁边的一堆日本情侣也是:“哇,好厉害!”不过此时我的手机相册首页早就被富士山塞满了,所以就很愉快地让出了窗边的位置。

在飞机上俯视富士山

因为从东京到香港是顺着太阳飞,因此我观赏到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夕阳,以及体感上多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感觉很开心。

飞机落地、进航站楼坐了地铁,在准备掏护照入境香港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台可以刷港澳通行证的机器,瞬间就刷过去了。原来我在出发时登记的港澳通行证是用在了这个地方。从这里入境就跟从内地去香港一样方便,只不过因为此时已经是周一,我这“一年多次”的签注在本周就不再方便去香港了。

总结

虽然这次旅行只有四天,并且我也没打算做特种兵式的旅游,但因为我走路很快(吧?),依旧走了很多地方,也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。

我坐了非常多次的地铁,但我从未发现有任何人在地铁上做:抢上抢下、大声说话、打电话、刷 TikTok、吃东西喝水。甚至有一次车里满满的人(包括老人和小孩),经过一站后多了一个空位,但又经过了两站还是没人去坐。不知道这是不是日本的教育或者社会氛围导致的。我的高中老师曾经说过,在车上,只要还有人站着,自己就不会先坐。我记住了这句话并践行至今,但车上所有人都是这样,还是给了我一些震撼。

日本的禁烟措施很严格——禁止在路上和公共场合吸烟,少数的公共场所如酒吧、宾馆等地方会设立吸烟区,跟一般的区域直接做空间隔离。有一次我在路上走,发现了旁边的吸烟区,是用专门的标记和隔板搭起来的,烟味无法飘到人群中,只能往天上飘。这对于我这个反感烟味的人来说简直是天堂。

我的日语口语其实很糟糕,我也知道日本人在沟通过程中非常讲究礼节,因此我一直没敢开口说日语,怕有些词语用错而造成误会。但是在朋友的鼓励下,我开始试着说了,就从“谢谢”、“我开动啦”、“多谢款待”开始。当我看到对方高兴的回应时,就相信了“用对方的母语来交流会拉近两人的距离”这个道理。看来日语学习要重新拾起来啦。

日本的无现金支付对外国人而言做的很糟糕。我知道日本人可以用 ICOCA、PASMO、PayPay 等方式支付,但对于外国人来说 ICOCA 只能用现金充值、PayPay 又无法注册。好在 7-11 的 Seven Bank 在各地铁站和 7-11 便利店都有 ATM,可以插入常见的国际信用卡直接提取日元(需要收手续费)。不过在开喷之前,我仔细想了一下内地和香港,对于老外来说也没法方便地进行无现金支付——内地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需要绑定内地手机号和银行卡,香港的八达通也没法随意用外国的信用卡充值。下次去旅游时,还是带一点现金比较好。

一言以蔽之:楽しかだです。じゃあ、またね。

Disqus 加载中……如未能加载,请将 disqus.com 和 disquscdn.com 加入白名单。

这是我们共同度过的

第 3077 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