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·ex / Zeng


音游狗、安全狗、攻城狮、业余设计师、段子手、苦学日语的少年。

关于一个同学的事情

注意:本文发布于 585 天前,文章中的一些内容可能已经过时。

文章里会有一些负能量,如果心情不好的话请先关掉吧。


晚上的时候从我爸那儿得知,有个跟我一个院子里长大的同学,因为抑郁症,寻短见了。

虽然跟他大学四年几乎没有任何交集,但我记得,从小我就经常跟他一起玩。小时候我们一起扔过飞盘,去后院比赛骑车,在他家里第一次看到拨号上网,一起玩过《上古神器》,争论过谁的小学毕业考试成绩好;初中之后,他是我做的第二个和第三个游戏的主人公之一,我们为《高端手册》中的题目争论过,一起跟后院的“闲杂人等”打过篮球,也一起为了体育中考而拉单杠练跳远;高中被分到了一个班,由于我跟他相比成绩太差于是没怎么聊过学习,但经常一起打乒乓球。

在与他的相处中,我能看出来他的情绪比较容易波动,是个不爱被开玩笑的人,也是个班级前几名的学霸。但经过了高三的最后几次考试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的成绩波动的特别厉害,直到最后高考跟我一个分数——虽然上了一本线但只能报二本学校(我是高三之后成绩才开始上升的,而且我有自招的 A 级,所以能上个相对好一点的一本)。从那时候开始,就发现他明显的变了。再之后的相处中,他每次见到我都会表现的特别羡慕,羡慕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接。

大学的时候,他在 QQ 上找过我玩 MC,但当时我在一边学 Angular 一边写自己的框架一边写学院的某个项目(不过后来烂尾了),于是以“项目太多”为理由推掉了。除此以外,没有再聊过。

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今年寒假,我跟爸妈出去锻炼的时候,在山脚下遇见了他。我爸妈俩人散步去了,让我俩单独聊。聊到了工作,我说我之前在一个同学所在的创业公司里干活,每个月几千块钱,但寒假前已经提出离职了,正在找工作;然后就感觉到了他那个熟悉的、特别羡慕别人的语气,说我真幸福,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我得知了他的职位是要每天面对客户,按照他的说法是“要每天看顾客的脸色,一点尊严也没有”,我不好多问,不知道是什么工作才能让人有这样的感受。我试着提出建议,说在工作之余玩一玩自己喜欢的方向,以后可以试者换一份工作,但感觉他似乎已经对工作麻木了,说“学金融的毕业就等于失业”。看着他的语气越来越绝望,我赶紧换了个话题。

回家之后听我爸说,他之前想考研,但是没考上。我爸给他的建议是好好看一看数学,可以考虑报一下外面的考研辅导班。

我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的人生,所以没法猜测他的想法,更没法对他的行为做出评价。对于一些细节,我也没想向我爸多问。只想起来之前在推上看到的一句话,大意是当一个人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厉害的时候,就可能会有忧郁症。然而又一想,忧郁症不仅仅是心理问题,那必然是长期的环境造成的。对于他的经历,我至今也不了解,也不想再了解了。

我很庆幸自己走了现在这条路,摆脱了以前被霸凌、请家长、成绩差的黑历史,成为了一个大家眼中“有趣的人”。

没有什么可写的了,明天还要继续上班,又将是忙碌的一天。

版权声明:除文章开头有特殊声明的情况外,所有文章均可在遵从 CC BY 4.0 协议的情况下转载。

这是我们共同度过的

第 1482 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