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·ex / Zeng


音游狗、安全狗、攻城狮、业余设计师、段子手、苦学日语的少年。 MUGer, hacker, developer, amateur UI designer, punster, Japanese learner.

分类“日常”下的文章

胡思乱想

声明:本文为作者瞎想杜撰出来的,与现实生活毫无联系,貌似文段之间也没什么联系……学术和语言上也欠严谨,不过本文作为一个“个人理解”而言还是差强人意的。数学是一门“无论从创造日期还是从小孩子刚开始学的时期”来看都很早的学科。从小学上到现在,几何学的各类公式背了不少,记得最深的就是面积体积公式了;高中学了导数和积分,也会了一点点高数的知识,在佩服前人的能力时,同时诅咒着他们——这货害死了多少莘莘学子(画外音:这是病句~)啊!希望没人和我一样悲剧:我刚接触积分的时候,一直没法理解下方的面积是怎么...

南航信息学面试——酱油篇

同搬运自博客园……其实南京也没有传说中的这么冷(天の声:晚上觉着冷了吧?知道你要走我才放冷气的~),基本上走一段路就能出许多汗。我们参观了南航校园,这么个校园对一个高校来说已经足够了。外面的一个KTV上面字幕醒目地表现了今天有人结婚这一事实,连祝百年好合都用上了。但是在南京南站里面看到这么个广告,大概意思就是:别人都是情侣一块乘车,你独自一人很孤独,怎么办?吃点好的……吃货的神奇功能!至于自招相关的东西,我本来是好好准备的(周五晚上练的好惨!),结果周六早上看到了理综试卷,于是就看开了……...

The End

按照现在的惯例,过完一年要写总结的。不过我有点懒,不想自己写评论,于是便将自己的事情输入到Mathematica中,看看能有什么结果。In[1]=2013年的到来,昭示着我成功在12月21日那天活下来了……今后如果有孩子的话一定要带孩子去看《2012》然后说当年爸爸就是在这种氛围中活下来了的。 Out[1]=当然也昭示着,我还得忙活五个多月。至于《2012》是什么东西,我自己还真没看过。也许做学生的这些年,我已经彻底变成一只学霸(文化课除外?)了吧。In[2]=至于那个省二第一什么的,都过...

Grade 11(2) is coming

貌似QQ也好人人也好,都被日志和告别给刷屏了。看了一些,发现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呢。这个暑假太单调了,每天的循环节无非是看光盘——敲代码——跟卢神聊天……开学之后就一诊,估计我是没希望了,等着二诊吧。老师说一诊之后成绩就定下来了,那么班里接近10个放弃考一诊的同学岂不是特别悲惨?所以说,不会这么快定型的。今天早上返校,换了个化学老师当班主任,从说话风格就能看出来是个理科男~很好,我喜欢这样的老师。班里也转来一批新同学,老师就开始点名。(话说某人的身高问题我就不吐槽了,老师都看不见……)然后...

谈谈最近想说的

这几天一直不想吃饭,折腾的全家都急,各种吃的都买了,紧哄慢哄,就是没胃口吃饭。家里人以为我不饿,让我出去活动,孰知回来之后照旧。原因很明显,我饭量大小取决于心情而不是胃口的。碰上我这么个奇怪的人,谁都不好过吧。思来想去的,我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是应该说,但我还是一并写在这里了。我爸一直说我不愿学习,不做题的话就看看教学光盘吧,光盘也万分不情愿地去看,看了也不一定有效果。现在的情况是,家里除了我现在的课本和OI书之外,其余全是文学方面的书,但我偏偏是个对文学不太热爱的人,于是便很少看这些东西;...

预谋复出

终于拿回我亲爱的笔记本了……之前省选一直没时间写日志,省选挂了之后回班学了一个来月的文化课,最后考的一般,数学英语考爆了(虽然也没爆到哪去),语文生物倒是挂的挺惨。生物虐我千百遍,我待生物如初恋啊!这句话被我当作签名之后被黄sir看到了,说我心态挺好……是啊,心态不好的话我早想不开了。不过毕竟电脑还是在我手上的,虽然配置不是很高,但是和我也一同征战沙场多月了。重新打开Linux,看着命令行一般的启动画面,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。打开终端进行全面系统更新,结果pacman告诉我要下载1.3G的文...

省选前的欢乐

写正文之前我想问一下,和我一样先用npp写日志然后复制粘贴发布的有多少人……又一个多月过去了,一直混混沌沌的过着Orz与被Orz的生活,然后顺便装了个Win7,发现自己的本是上网本里差不多拔尖的了;然后就是机房生活了,各种欢乐;再然后就是什么科技节体育节搞得我有一阵特别忙……嗯,还是先屡屡顺序,从头开始说吧。话说时光飞逝(能换个开头不!),我不知不觉就从被BS到被各种ym和Orz了……当然,BS我的还是原来那群人,只是他们不怎么上线了而已;至于ym和Orz则是各种高一各种初学者——所以我依...

我眼中的四维世界

一话说今天无意间想到了四维世界,于是上网查了好久,在看了各种图片和讲解之后,我觉得自己有了点想法。于是写这篇文章阐述一下。由于我只是个高中生,文化课也不怎么样,文章中可能错误百出,甚至整篇文章都是完全错误的,所以专业人士就不要喷我了。当然,由于文章正确性无法保证,所以本文只能当做闲暇时间的消遣,并不配专业分析。看了标题后想从本文获取知识的同学们如果很失望,我先在这里给你们道个不是。对于仅仅想放松地阅读本文的同学,我想说,我会以尽可能简单的样例,向你们讲明我的个人想法,希望你们能够理解。二四...

谈谈最近收获的

总算是完全独立地把线段树调出来了,出去看了看月亮,也就只剩一点小月牙了……线段树……这个困扰了我好几天的东西,总算在我面前明朗起来,从原理到实现方法都是。现在我觉得该学的东西最好还是自己写,尽量不要依靠别人,BUG太多了,最关键的是自己不完全了解代码的含义,调试起来非常麻烦。 当然,通过调试这个苦逼的数据结构,我也掌握了更多Linux的使用方法——对终端的熟练操作(这个只能用终端啊),KDBG的熟悉(虽然才刚会不到半小时),然后就是各种软件。话说真正考试的时候是没这些东西的,所以以后还要练...

刑场战前

这个题目是不是有点……看客们请自动忽略吧。这是考前最后一周了吧。话说就在昨天我突然各种感冒嗓子哑,用“彻底”这个词一点都不过分。看来是蹲了俩月机房,抵抗力下降的飞快啊。别的同学们,不管是4班的还是竞赛班的,都要加油啦。(总感觉我上一段好卖萌……)昨天群里都很紧张(当然,TY除外……),搞得真像刑场之战一样。其实我觉得吧,对于我这个被文化课虐的蒟蒻来说,OI可比高考保险多了,所以我就没必要怕这个了。当然,要保持好点的状态,否则可能会很杯具地爆零的,因为我之前几次考试太耗RP了……真的,作为一...

Rushing

好久不更新日志了,估计都已经把我忘记。 首先这不是回忆录,也不是伤感的随笔。半学期很快过去了,心情确实也很纠结。 停课这么长时间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收获了多少。 东校到本校去东校再回本校,当我们是拉古那呢。 我们可没有公主,还有露的魔法传送。 应付初赛,在东校准备了好长时间。 从排列组合到CPU指令,大堆的知识点让人感觉OI与政治无异。 今年的初赛很简单,考完后一对答案发现在同校人中并不出色。 于是期待着分数线,如股票一般地跌底。 于是奇迹真的发生了,高出分数线30分的成绩进复赛毫无压力。 ...

囧囧一天

首先,鉴于上周末实验贴吧里发生的事情,我想其实也没什么的,可恨之人必可怜是吧?不用管他了。又是星期一,本来说今天应该一切顺利,不过这一天过的可真够囧的。上周:三机房换掉新电脑,开始装系统,于是我们约定这周就不带笔记本去了。早上:不知为什么我起这么晚,到校的时候集合铃已经响了,为了不被老班抓到,我径直走向五楼连廊,然后和Andy和卢大神等众多神牛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,当然此时升旗仪式早已结束,机房依旧门窗紧锁(当然被我弄开的窗户除外……),此情此景你们想到了什么?没错,系统没装好!老师不在场!...

这是我们共同度过的

第 1559 天